读书  翻译  学中文  北美枫  更多» 登陆  注册     English 简体 繁體 pīnyīn 帮助

北美枫文集

戴玨

共有文章:92篇

注册时间:

私人留言:

私人信箱:

北美博客:戴玨's blog

签名:I labour by singing light
我的blog
我的專欄

宁家珍2009-05-20 16:25

谢谢老师的指点,喜欢你这样的交流,也喜欢你的古诗词,和你的翻译。问好。

月光情怀2007-02-28 11:23

不知怎的?读繁体字,总是很吃力。可能是文化和地域的差异吧。
你的诗很有嚼头。需慢慢品来...

hepingdao2007-02-16 23:16

分類顯示
正是我要解决的下一个问题
会难一些:先要分类型,
然后才能运用...
等我好好想想

戴玨2007-02-16 21:24

謝謝和平島!新年快樂!
現在版面清爽點了。

倒想問下文章是否可以分類顯示?比如中詩,英詩,譯詩,評論之類的?

和平岛2007-02-16 20:58

问好戴玨,新年快乐!
你可以到设置页,
"显示主论坛的文章"这一项,选为
"不显示"
就可以了

我还在修改这一功能,会让它更好用些

有什么好建议,可以提出来,如果有时间,我就可以编好程序
Very Happy

hepingdao2007-01-06 00:51

喜欢你的古诗词,和你的翻译

很有功底

古韵新音
西方文学 Western Literature
   
"Fin-De-Siècle" by Chris Hutchinson

Fin-De-Siècle
by Chris Hutchinson

No tears. You can’t entreat this feeling
to come forth, to lift above your oesophagus and
turn to fluid grief. Your tongue is chalk and the air,
the reverberating crystal of a wine glass someone rubs
a wet thumb along, a hum whose colour eclipses
these thin conversations about sex poorly disguised
as cultivated desire. This all takes place at a party
constantly played-out in some future time you have
invented, where your present needs have been replaced
by deep-seated and trivial regrets. Your guests
wear the occult glow of the well-fed and spiritually
tormented. What no one sees: In the mirror above
the bookshelf where the Poetical Works of Keats decomposes
to blonde motes of dust, a shadow grows of your body
as it appears today, as dark water light gutters over
from a moon made of salt, a moon of fear, a hollow
form the night runs its cold thumb along—
as a single violin plays its single note
across the years.

頹廢
克瑞斯?哈齊森

沒有眼淚,你不能乞求這種感覺
涌現,升至食道以上而且
變成流體的悲痛。你的舌頭是粉筆與空氣,
是高腳杯的水晶玻璃,被人用濕拇指擦過發出回響,
是一種哼唱,其音色使這些膚淺的談話
顯得乏味,談論性卻要拙劣地掩飾為
高雅的欲望。這都發生於一個
不斷在你虛構的某個未來時間裏演繹的
聚會中,在那裏你現在的需求
已被由來已久的,瑣碎的懊悔所取代。你的客人
戴有豐衣足食而精神受折磨者隱密的
光彩。有些東西沒人看到:那書架,
裏面濟慈詩集腐爛成了棕黃色的塵埃,在它上方
的鏡子裏,你的身體像今天一樣,
但它的影子,當暗淡的水光流淌而過,漸漸擴大;
那光流自一個鹽做的月亮,一個恐懼之月,一個
空洞的形體,夜用它冰冷的拇指在上面拭拂 -
就像一把小提琴經年拉著
一個單音。

2007-08-02 06:51
kokho (2007-08-02 09:39):


runs its cold thumb along - along

用它冰冷的拇指在上面拭拂 - 上面拭拂

《》是否加了料 ?也没有中文诗歌的韵味 ;)

_________________
    kokho
戴玨 (2007-08-02 13:52):


這句說夜的拇指沿著那月亮飛快的移動,我用拭拂是想照應後面拉小提琴的比喻。

_________________
    戴玨
kino (2007-08-02 17:52):


是某人用濕拇指擦過的一個酒杯那回響的水晶玻璃,
是一種嗡嗡聲,它的色調使這些有關性的
卻又被拙劣地掩飾成有教養的欲望的淺薄談話

——————这几句有点冗长,可否断开?

_________________
    kino
戴玨 (2007-08-02 23:41):


kino 写道:
是某人用濕拇指擦過的一個酒杯那回響的水晶玻璃,
是一種嗡嗡聲,它的色調使這些有關性的
卻又被拙劣地掩飾成有教養的欲望的淺薄談話

——————这几句有点冗长,可否断开?

你說到點子上了,這段最令我頭疼! Confused Confused

_________________
    戴玨
戴玨 (2007-08-03 00:10):


...你的舌頭是白土與空氣,
是一個酒杯的水晶玻璃,有人用濕拇指擦過引起回響,
是一種嗡嗡聲,它的色調使這些淺薄談話
顯得黯然失色,談論性卻又拙劣地掩飾成
有教養的欲望。...

這樣改會不會好點?

_________________
    戴玨
kino (2007-08-03 17:57):


这两句确实很难搞定,我弄了一下,权且看看。

he reverberating crystal of a wine glass someone rubs
是沾湿的拇指摩擦高脚杯发出的回响
a wet thumb along, a hum whose colour eclipses
是一种低吟,竟掩盖了那些轻浮的谈话
these thin conversations about sex poorly disguised
笨拙地将性伪装成高尚的欲望

但是这样一来,前后句子都要作调整,有点不够“信”了。老戴再考虑一下。不过我觉得鉴于汉英语言的差别,和诗歌语言习惯的不同,译诗时,不能亦步亦趋,否则就真正戴上了镣铐,动弹不得。

_________________
    kino
kino (2007-08-03 18:00):


crystal 应该说的是摩擦玻璃时发出的那种脆响。
wine glass 红酒杯,也就高脚杯

_________________
    kino
戴玨 (2007-08-04 09:04):


kino 写道:
crystal 应该说的是摩擦玻璃时发出的那种脆响。

我最初是這樣翻的:

...你的舌頭是粉筆和空氣,
某人用濕拇指擦過一個酒杯清澈的回響,
那種嗡嗡聲,它的色調使這些有關性的
卻又拙劣地掩飾成有教養的欲望的談話
顯得黯然失色。...
Wink
不過crystal作名詞本身像是沒這意思,雖然詩意應該是這樣的。
kino 写道:
不过我觉得鉴于汉英语言的差别,和诗歌语言习惯的不同,译诗时,不能亦步亦趋,否则就真正戴上了镣铐,动弹不得。

這個當然,只是有時做起來難度不小。
考慮了一下:

... 你的舌頭是粉筆與空氣,
是高腳杯的水晶玻璃,被人用濕拇指擦過發出回響,
是一種哼唱,其音色使這些膚淺的談話
顯得乏味,談論性卻要拙劣地掩飾為
高雅的欲望。...

_________________
    戴玨
现代诗歌
评论鉴赏 Reviews
大雅风文学奖
诗海编辑部
《北美枫》版主议事区
音乐极限
合作交流

文字与知识的世界
© 2006 - 2011 Yizitong 1.0 测试版 意见反馈 服务条款

本页面的文字允许在CC-BY-SA 3.0协议和GNU自由文档许可证下修改和再使用。